2014年05月21日

寻迹百万雄师过大江 长江沿线党报全媒体聚焦九江(图)

  “灵芝号”本是江西最北面连接安徽的一个名不见经传小渡口,它之所以会有如今的知名度,是因为70年前渡江大军挺进江西就是这里开始的,九江也成为解放军南下和输送南下干部的重要通道,有力地支援了全中国解放。

  3月28日,九江迎来长江沿线市党报“寻迹百万雄师过大江”的全媒体采访团。史海钩沉70 年,亲历者记忆中的惊天一夜、小船奇袭的奇思妙计、如今长江“最美岸线”的美丽画卷在记者们的文字和画面中一一道来。

  28日上午,采访团一行来到彭泽棉船,三四月的棉船,是一年中最美的光景。5万亩油菜花成片地沿着江岸铺展开,水汽氤氲中,金黄菜花,波光粼粼。在新农村建设的画笔之下,这个美丽洲岛的过往也逐渐显露出来。

  1949年4月21日,一个加强排的解放军趁着夜色,乘上“灵芝号”的渡船悄悄渡过支江,冲上芦苇丛生的堤岸。他们分兵两路,像一把巨型铁钳,向伪政府所在地包抄过去。成功抢占之后,他们并没有停顿下来,又迅速占领了通往马当镇的渡口,备船等待大部队进入江西腹地。

  记者在这个“解放江西第一渡”看到,虽然春雨绵绵,但是现场游人不绝,5万亩油菜花沿着江岸铺开,涌起一波又一波金色的波浪,油菜花田里,清新的香味与热烈的色彩调和成了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焰。

  就在这幅美丽的画卷中,有一条小路通向江边,“这就是当年的渡口,解放军就是从这里登上八保洲(今,棉船镇),再向马当进发的。”江能言老人说,今年78岁的他可以清晰地记得夜里解放军从他的屋门口跑过,“那时候还不知道是解放军,只看见他们湿漉漉的,还和我说别出来。”

  原彭泽县史志办主任高异说,根据当时渡江战役抢占八保洲109团团长顾永武回忆录记载,解放江西第一渡,首先解放的就是八保洲,八保洲当时被吹嘘为“永远炸不沉的军舰”。如果能把八保洲位置控制住,就等于控制住整个附近江面。

  九江市党史办副主任柳秋荣介绍,1949年4月20日,政府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21日,第二、三野战军奉之令,在“西起湖口东到江阴”一线发起渡江战役。而在实际行动中,二野渡江的最西面是在彭泽县的小孤山水域。“西起湖口”这一提法是战略上的部署。

  21日凌晨1时40分,二野第4兵团第13军第37师109团的指战员作为先遣支队,从江北望江县起渡,乘木帆船经过20分钟成功渡过长江,击溃沿岸守敌,攻取八保洲。在后来兵团党委的庆功大会上,109团被授予“渡江杀敌第一功”的光荣称号。

  马当92岁的路小牛祖祖辈辈都是渔民,他却有一件珍藏的“宝贝”《抢江光荣证》。那天,“哗哗啦”一阵江水响,突然一个长头发的瘦高个,背着几只竹浮筒,猛得从江水中爬上了船,“老乡,老乡,不要紧张,我是解放军战士。”原来,这是驻扎在江北的解放军侦察兵泅渡到江南宣传解放的新政策,征集船只做渡江战前准备。4月22日凌晨,天空下着毛毛细雨,江面笼罩着一层薄薄的江雾,各式船只竞相朝对岸江北驶去。路小牛的小木船共载了8名解放军战士,路小牛在船尾奋力划桨。20分钟不到,路小牛的渔船就停靠在了对岸。

  詹中平的父亲詹文春当年也参加了运送解放军的任务,父亲告诉他,当年,解放军选择了一个有雾的清晨,让木盆带上燃烧的火把顺着江水一起流动,吸引了国军党军队大量的炮弹。“父亲说,虽然如此,但最终还是有20多名参与横渡的民工牺牲。父亲与当地的民兵在清扫战时一同将牺牲的民工埋葬在马当新屋詹村后面的一块空地。”

  柳秋荣介绍,二野渡过长江后,兵分数路向赣东北腹地和沿浙赣边境挺进。九江解放几天后,四野部队从湖北小池镇渡江进入九江城,他们以九江为基地,继续向南挺进。九江成为解放军南下和输送南下干部的重要通道,有力地支援了全中国的解放。

  据了解,此次 “寻迹百万雄师过大江长江沿线市党报全媒体行动”由南京日报联合九江日报、铜陵日报、芜湖日报、滁州日报、镇江日报、常州日报、江阴日报发起,共忆峥嵘岁月,传承红色基因。29日,由20余名记者组成的采访团还将前往湖口,实地采访长江九江最美岸线,了解长江九江段独特的地理风貌。